你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心理空间 > 泰能心灵话外音

泰能心理

灵性生活,大部份是自我的接纳

发布时间:2016-07-04 阅读次数:5401
0

心理导读:在灵性道路上,需要发现内心深处的创伤,才能达到真正的成熟:包括来自过去的悲伤、未实现的渴望、一生累积的哀痛。正如阿姜查·波提央所说:“如果没有痛哭过许多次,禅修就还没有真正开始。”


如果没有痛哭过许多次,禅修就还没有真正开始

在灵性道路上,需要发现内心深处的创伤,才能达到真正的成熟:包括来自过去的悲伤、未实现的渴望、一生累积的哀痛。正如阿姜查所说:“如果没有痛哭过许多次,禅修就还没有真正开始。”

几乎每一位走上真正灵性道路的人,都会发现深刻的个人疗愈是灵性历程中必要的部分。承认这种需求,就能把灵性修行导向身体、心和心智的疗愈。这不是什么新观念,自古以来,灵性修行就已被视为疗愈的过程。佛陀和耶稣都是著名的身体疗愈者,也是伟大的心灵医生。

 

智慧的灵性修行,需要我们主动处理生活中的痛苦和冲突

智慧的灵性修行需要我们主动处理生活中的痛苦和冲突,以达到内在的整合与和谐。通过有经验的老师的指导,禅修有助于产生这种疗愈。如果缺少必要的疗愈步骤,学生会发现自己无法进入更深阶段的禅修,或是无法整合禅修与生活。

许多人刚接触灵性修行时,会希望跳过悲伤和创伤,略过生活中的困难。他们希望超越自我,进人充满神圣恩典的灵性领域,脱离一切冲突。有些灵性修行确实鼓励这种方式,并教导达成此一状态的方法:通过强烈的专注和狂热,带来狂喜和安详的状态。有些强力的瑜伽练习可以转换心智。虽然这些方法有其价值,可是一旦结束练习后,必然会感到失望,因为只要修行者的训练稍有松懈,就会再度面对所有想抛在脑后、未解决的身心问题。

我认识一位在印度修习瑜伽十年的人,他在离婚后去了印度。他离开家乡(英国)时非常沮丧,工作也很不快乐。身为瑜伽修行者,他有多年深入而严格的呼吸练习经验,为他带来长期的心灵平静和光明。这些经验都可算是某种疗愈。但不久后,寂寞又回来了,他想回家, 却发现过去未解决的问题再度出现,和离家前一样强烈。这也是当初使他婚姻结束、工作不快乐的原因。更糟的是,这也是他罹患忧郁症的原因。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心需要深刻的疗愈,他了解不能再逃避自己,于是开始在生活中寻求疗愈。他找到一位老师,很有智慧地引导他在禅修中接纳忧郁和寂寞。他与前妻寻求和解(但不是再结婚),加入能够帮助他了解童年的支持性团体,还找到一份社区工作,和他喜欢的人共事。这些都是疗愈心的漫长过程的一部分,印度那一段只是一个开始。

灵性道路上,需要发现内心深处的创伤,才能达到真正的成熟:包括来自过去的悲伤、未实现的渴望、一生累积的哀痛。正如阿姜查所说:“如果没有痛哭过许多次,禅修就还没有真正开始。”

若要以爱和智慧具体实现灵性生活,这种疗愈就是必要的。尚未得到疗愈的痛苦和愤怒,童年受虐或被抛弃的创伤,都会成为生命中强大的潜意识力量。除非我们能觉察和理解旧有的创伤,否则就会发现自己一再重复创伤的模式,包括未满足的需求、愤怒及困惑。


灵性生活大部分是自我的接纳

当我们倾听愤怒或恐惧、寂寞或渴望的歌声,就会发现它们不会永远停留,暴怒会转为哀伤,哀伤会化为眼泪,眼泪可能会流很久, 但接着阳光就会出现。旧日失落的记忆向我们歌唱,身体颤抖并重现失落的时刻,然后失落感周围的盔甲就会逐渐软化,在巨大哀伤的歌声中,失落的痛苦最终得到释放。

真正去聆听我们最痛苦的歌声,就能学到宽恕的神圣艺术,但心打开时, 宽恕和慈悲也会自动生起。感觉到自己的痛苦、悲伤与泪水时,就会了解我们的痛苦是共有的,而生命的神秘、美丽和痛苦是无法分开的。这种普世的痛苦也是我们互相联结的一部分,面对它,我们就再也不能保留自己的爱。

我们可以学会宽恕别人、自己,以及有肉体痛苦的生命;可以学会向一切敞开心,向我们原本害怕的痛苦与欢乐敞开。我们由此发现一个伟大的真理:灵性生活大部分是自我接纳,也可能全部都是。事实上,接纳自己的生命之歌,就开始为自己创造更深、更大的认同感,我们的心因而能在无限宽广的慈悲中拥抱一切。

大部分情形下,这种疗愈工作非常困难,需要别人陪伴。我们走过这段路时,需要向导牵着我们、鼓舞我们,然后就会出现奇迹。

娜奥米·雷蒙是一位医生,她治疗癌症病患时会使用艺术、禅修和其他灵性修行方法。她告诉我一个感人的故事:一位病人在治疗身体时,心也得到疗愈。一位二十四岁的年轻男子找她看诊时,已经因为骨癌而截去一条腿,以挽救生命。她开始治疗他时,他有强烈的不公平感受,对所有“健康”的人怀有敌意。他觉得这么年轻就得承受这种可怕的失落,是极度不公平的事。因为他的悲伤和愤怒如此巨大,所以持续接受了几年的治疗才走出伤痛,得到疗愈。他不只需要治疗身体,也需要治疗破碎和受伤的心灵。

他努力投入治疗,讲述并画出自己的故事,禅修,觉察生活中的一切。当他逐渐恢复,也对相似处境的人产生了深刻的慈悲,他开始探视和他一样严重伤残的病人。有一次他告诉医生,他去探视一位年轻的歌手,她因为失去两侧乳房非常沮丧,连看他一眼都不愿意。护士打开收音机,尽可能让她开心一点。那天很热,那位年轻人穿着运动短裤走进来,想尽办法得到她的注意,最后他取下义肢,随着音乐弹指,并开始用一只脚在病房内跳舞。她惊讶地看着他,大笑着说:“先生,如果你能跳舞,我就可以唱歌。”

这位年轻人刚开始接受绘画治疗时,用蜡笔把自己的身体画成一个花瓶,中间有道黑色裂缝。他愤怒地咬着牙,一次次重画那道裂缝。几年后,雷蒙医生为了鼓励他完成疗程,又拿出早期的图画,他看着花瓶说:“哦!这幅画还没有完成。”她建议他画完,之后他指着那道裂缝说:“你看,这是光线穿过的地方。”他用黄色蜡笔画出光束穿过裂缝,进入花瓶,然后说:“我们的心在破裂的地方变得更坚强。”这个故事深刻地描绘出悲伤或创伤可以成为疗愈的工具,让我们有最完整、最慈悲的认同,也就是伟大的心。当我们真的与悲伤和解,心中就会生出巨大而不可动摇的喜悦。

作者丨杰克·康菲尔德

出处丨《踏上心灵幽径》


关键词:

<< 返回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