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心理空间 > 泰能心灵话外音

泰能心理

施琪嘉丨血染的爱

发布时间:2016-06-20 阅读次数:1039
0

年我们毕业20周年,同学聚会时提起一个周姓同学,大家都沉默了,一时间,大家陷入回忆中,很快,出现热烈的气氛,纷纷讲起自己对这个同学的印象,觉得除了平时他有些搞怪外,待人还是客气,甚至有几分侠气,大家唏嘘在之余,不约而同地看着我,说,要轮到今天,周某就是你专业讨论的对象了,说罢,大家举杯,算是结束了该同学的话题。算起来,我们毕业有多少年,周某就离开我们有多少年。

他是被枪毙的!

1

在80年代中期开始,全国的医科大学开始实施实习生交换计划,各地的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中有来自不同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渗透,这样也利于交流,避免近亲繁殖,通常交换在大学最后1年的实习期进行,比如湖南到湖北,湖北到北京或广州。每个医科院校尽量派出自己最棒的学生,因为很有可能这些学生如果表现优秀的话,会直接留在当地大学医院,以后成为那家医院的栋梁,这样,派出单位既有面子,有保持了关系,其实这个计划挺好的,只可惜,自实施住院医生和专科医生培训后,各家医院只顾培养为自己所用的医生,这种院际间的交流几近绝迹。


肖珊(化名)就是这样一个交换生,来自湖南,长得丰满绰约,一双大眼顾盼如波,她来武汉实习没多久,就给周某盯上了,周某追起人来颇有甩不脱、骂不退、脸皮没有最厚只有更厚的精神,肖珊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平时周某送她一些小礼物、办事周某陪同肖一概笑纳,毕业时周分到一个偏远的铜矿卫生所,肖则分到某大城市的一家大医院,周送肖到车站,帮她张罗一切离校手续,搬运行李,临走,肖说,你别追了,以后也不要来找我了,我们俩啥都不是!

周没过几天就追到肖某的医院,在肖的宿舍质问她是否承认自己是她的男友,肖拒绝后被周某当胸一刀捅死。

周随即服下一瓶安定,恍惚之中躺倒在一家大学的操场上被发现,抢救过来,周某很快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2

其实,在大学期间,周某已经有很多不同寻常的表现了,在课间休息的十分钟里,在大家众目睽睽之下,他可以徒手从5层教学大楼的外面一层层爬上去,我清楚地记得,从四层到五层的外墙攀爬时,他差点失手摔下来。周某在宿舍养了一只流浪狗,他带着它课后去校园散步,最喜欢吓吓女同学,当然很快就被学校制止了。 

83年很多人开始戴黑手套、护膝和紧身衣裤大跳霹雳舞时,周某常常在学校周末的舞会上变成大家围观的对象,他毫不腼腆地在地上打滚、作陀螺式旋转、走太空步。

一天黄昏,我到洗手间洗脸,发现周某拿着一只巨大的弹弓正在聚精会神地盯着阴沟看,我凑过去,他仿佛入定一般一动不动,忽然,他手起石射,听得一声惨叫,他用手硬生生从阴沟里拉出一只硕大、吱吱乱叫、四肢乱踢的老鼠,周这才转身对我说,野味,好吃着呢。他这样可以在不长的时间打到3、4只老鼠,这儿老鼠多主要是泔水缸就放在洗手间,老鼠们经常在这儿徘徊、打牙祭。

我好奇地在半小时后到他宿舍看,他把鼠皮剥去,内脏去掉,去头,把精肉切好,然后用放在桌上的酒精灯烧热油锅,过油后慢炖,然后再蘸盐和辣椒吃,整个楼道都是香喷喷的。

3

周某平时为人其实还比较仗义,也乐于助人,比如有人要来分一羹鼠肉他也大方地邀请―虽不主动邀请,同学关系也不咸不淡的,学习成绩经常挂科,但补考总能过关,只是在恋爱这事上,别人能看得透、看得明白,劝他别追了,他不听,认死理。但他追女孩也不是广撒网、下狠手怪招的那种类型,而是落在实处,具体地跑腿、有距离地若隐若即地出现在肖珊的前后左右。据说,周某有兄弟2个,父亲生气时随手抄起身边的铁锹就抡过来,躲避慢了可能就会受重伤,一次,周某掀开他的发迹,指着一个疤对我说,这,瞧见没,躲慢了就没命了。

一位同学告诉我,周某临去找肖珊前去找过他,酒喝高了,发出痛苦像狼一样的嚎叫声,第二天,起床后,没事般轻松地说:我走了!

就再也没回来!

4

据说家属在最后判决时去申诉了,说他们的儿子有精神疾患。

如果有,则可能是恶劣的家庭环境造就的所谓边缘性人格,该人格的特点为看事情绝对均分:非黑即白,不是善就是恶,世界上只有好人和坏人之分;这种现象其实并不少见,5、6岁的小孩的眼里,看人就是如此的,不遂我意,你坏,不跟你玩了;热恋中的情人们也有此表现,好的时候玫瑰花一朵,不好就是一抹蚊子血(张爱玲语),甚至在国家之间也玩“边缘”,顺我者盟友也,逆我者邪恶轴心。

边缘人格除了上述“分裂”样的防御性思维外,情感不稳定,热情时如发情的猫,大声叫春,豪不避人,失望时如冬天的风,沁入皮肤直到骨头都能感受到它的冰凉冷酷。

该人格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经常有怪异的思维控制下的行动,如一些出乎意料的举动,轻则失态而已,重则有自伤或伤人的举动。

之所以我在这只强调边缘人格不加障碍,是因为我们大家多少都有些“边缘”-谁没恋爱过?谁没从5岁发展过?有时,“边缘”一下,对人会真一些,对事业会执着一些。

“障碍”在于,他妨碍别人、违反甚至对抗社会基本规则了。边缘性人格障碍是需要长期心理治疗的一类严重的心理疾患,它的变型-反社会人格障碍则需要接受司法部门的管制。

5

现代家庭治疗理论曾把家庭中的病人视为为维护一个病态家庭的平衡而做出的牺牲―“指定的病人”(identified patient),英国精神科医生莱恩(Laing)绝然地将家庭定义为“现代社会的集中营”。

周某的父母要求法院考虑他儿子作为精神病患者的情形,试图达到减轻量刑的目的,这种悖论―制造病人,然后请求不杀!真有些后现代的幽默了。

米尔顿埃里克森对一对穷困、负担不起医疗费用但亟待治疗的夫妻说,你们俩按我的安排去做症状好转了,不收费!如果没按要求做,症状不好转,你们得付费!这种悖论导致了这对夫妇的直接恢复,而周某的父亲也用了这种办法,却获得了相反的效果:杀无赦!


后要对恋爱的人们说一声:认真恋爱啊!因为边缘人格的人都较真!

作者丨施琪嘉,中国首批国家注册心理督导师

来源丨网络,原题《血腥的爱》,2011年11月


关键词:

<< 返回 打印